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    
【字体:】 E-Mail推荐:
【给90后讲讲马克思】第14讲 导师责任重于山——1862年,革命导师
分享到:
索引号:008702226/2018-86400    文号:    发布机构:信息中心网络室转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5-04    点击量:2067

2018年05月03日00:10  来源:人民网-上海频道

本讲老师:肖鹏

【音频链接】第14讲 导师责任重于山——1862年,革命导师

1862年的时候,这一年马克思44岁,这一年的他,个人生活再度跌入低谷。
就在不久以前,德国有个人叫福格特,在一些报纸上公开大肆污蔑诽谤马克思,马克思本不想还以颜色,奈何这些攻击在社会上造成了恶劣影响,于是马克思打算诉诸法院讨个公道。但是,法院却以“罪证不足”剥夺了马克思的起诉权,马克思不得不暂时搁下手头的工作,用文字作为武器来保卫自己。

燕妮看到自己的爱人遭受到“卑鄙的攻击”感到极度痛苦,彻夜失眠,很不幸的是,她又感染上了天花,马克思不得不把子女们送到朋友李卜克内西家里躲避一下。燕妮天花刚刚痊愈,马克思又病倒了,由于精神极度焦虑导致急性肝病发作,病重期间雪上加霜的是,《纽约每日论坛报》把稿费降低了一半,马克思的经济状况更加拮据了。已经长大成人的大女儿心里想,为了分担父母的生活压力,甚至打算背着他们去演戏以补贴家用。
就在这年七月,就在马克思最困顿的时候,他的朋友,叫拉萨尔,来伦敦马克思的家中做客,一住就是好几个星期。当时房东因为马克思欠下了很多房租,勒令其迁居并扣押了家具和杂物。贵族出身的燕妮为了不让拉萨尔看出家中的窘境,把所有能当掉的东西通通送进了当铺,布置了一些“表面上的排场”招待拉萨尔。拉萨尔对此毫不知情,在马克思家里大吃大喝,以至于琳蘅被这位客人的好胃口惊呆了,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

拉萨尔比马克思小了七岁,出生于德国的一个犹太富商家庭,小时候是远近闻名的“神童”。他也在柏林大学学习哲学,是马克思的小学弟。这位小学弟比马克思更加学霸,19岁就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,毕业后当了律师。1848年欧洲大革命期间,他投身于革命运动,曾经为马克思领导的《新莱茵报》工作过,还一度曾经被捕入狱,在此期间结识了马克思,并尊称马克思为老师。
但是,马克思对这个学生的态度很复杂:一方面认可他的革命精神,另一方面又不满于他喜好卖弄、张狂轻浮的个人性格。马克思曾评价他道:“他是个专会说漂亮话的人,一个狂妄自大的人。”虽然拉萨尔当面十分尊敬马克思,却时常背后以理论家自居,喜欢听别人奉承阿谀自己。尽管他在博士期间攻读黑格尔哲学,但又对黑格尔哲学的认识极为肤浅,经常写一些哲学文章在贵族阶级的美酒佳肴中获得赞赏、得意忘形,而在马克思看来,这不过是“小学生的作文”,充满了“夸夸其谈的文体和争强好胜的轻率”。

后来,当拉萨尔异想天开地计划在柏林办报纸,并提议他与马克思同时出任总编辑时,马克思深知拉萨尔这个人粗鲁和轻率,面对他的强词夺理和咄咄逼人的态度,建议只有在严格的纪律监督下拉萨尔才能担任其中一位总编辑,否则只能是出丑。最后,办报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所以1862年之前,马克思与拉萨尔之间处于一种微妙的关系之中,马克思作为一位


【字体:】 E-Mail推荐: